波叔的外表很斯文,也很冷靜,但是不講不知,他其實很愛玩,最喜歡戶外活動,像風帆、遠足、攀石。波叔加入野谷戶外活動中心工作就是被「野」這個字所吸引,此外,那兒平常很少人踏足,是一個親親大自然的好去處。

野谷位於大嶼山,於一九七二年由一對英國夫婦創立,為青少年提供攀石和玩風帆等戶外活動,而當年香港舉辦這類活動的地方不多,因此吸引了很多年青人參加,波叔便是最早的參加者之一。波叔從一九七五開始加入野谷義工行列,一九九三年轉為全職工作,雖然他的一頭黑髮已被歲月染上了銀霜,但對工作的熱忱始終未變,反而越做越投入。

波叔希望凡親臨野谷的年青人都能與大自然建立起親密的關係,一來是因為地理環境的緣故,二來是那兒有不一樣的氣氛。野谷的四週環境無不流露著波叔樸實的性格。他很節儉,所有的物資,都要用到「盡」,一點也不會浪費。波叔也會自己縫背包,甚至連風帆也是他親手製作的,他不用任何名牌,卻能造出很多名牌效果。凡是到野谷的人,都能感受到波叔那股強烈的環保意識。

野谷所有活動安排如領隊、教練,都由波叔策劃,因為資金不足,整個中心只有他一個全職,因此其他各樣的工作,如預備食物,修理廁所等也是他一手包辦。波叔很喜歡跟年輕人接觸,特別是教他們玩風帆,希望參加者能從中享受到戶外活動的樂趣。每逢學員出海,他會沿途一直跟著,以確保各人的安全,還會在自己的小船上大叫加油表示支持。需要發號司令的時候,波叔也有嚴肅的一面,但學員們卻不覺得那是一種壓力,反而增添了許多安全感。

生命中最寶貴的青春歲月,波叔都投入在野谷,問他有沒有遺憾呢,答案是有的。因為要帶活動,一到公眾假期,週末便外出,沒空陪伴家人,特別是當孩子們還小的時候,爸爸經常不在身邊,波叔對此內心總有說不出的歉疚。幸好,波叔有個很好的太太,能夠體諒他的辛勞,了解並支持他的工作,現在孩子大了,可以自己獨立,波嬸就會儘量抽空到野谷幫手,兩夫婦一起事奉。

隨著風帆及其他野外活動的日漸普及,野谷的經營越來越困難,對於波叔而言,最大的困難不是這個,而是越來越少年青人願意花時間參加此類的活動,很多都是在截止前一個多星期才報名,而人手只得波叔一個,使波叔在準備方面的工作壓力加大了,工作變得更複雜。為此,與教會辦活動,成為野谷未來的發展趨勢,這樣既可讓更多年青人認識野谷,也可以減輕波叔的壓力。

不知不覺,波叔陪伴野谷走過三十年,在這段悠長的時光之河裡,雖然經過了各種大小的風浪和試煉,但亦盛載著波叔一顆感恩的心,見證著神的保守和看顧。波叔回憶野谷過去的活動中,沒有因為職員不足而取消,反而因為參加者不足而取消,只覺都是神的恩典。如果用一種植物形容自己,波叔選擇草:「我覺得我像一顆草,不顯眼,可以任人踐踏,踐踏後,我又會站起來。我需要很少的東西,給我少許機會,就可以生長,所以我很欣賞草。沒有草,很多地方都會變成黃土高原,幸好有草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