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係…?

過來人的使命

阿文在黑社會有過風光的日子. 他放棄那種生活是因為知道不好,只想做回簡簡單單的一個好人。然而年紀輕輕半身癱瘓要坐在輪椅上,生命真的有很多障礙,但他傾談時他是很願意分享的。

價值和地位

飾演阿蛋的挑戰很大,雖然大家都是廿多歲,但她己有一個十三歲的女兒,很多問題要面對。不過,想想每個人其實都有共通之處,若沒有神的話,遇到困惑會容易失去希望。我唸大學時沒有基督身徒的生活,很多事亦未必分清是非黑白,正如阿蛋信主之前染上毒癮,對前路沒什麼希望,但當回到神的身邊,會明白什麼是對是錯。

想到自己阿爸

阿文爸爸是傳統的父親,任勞任怨,雖然阿文坐監時他只探了一次,還激動得用

帆布牀棍打,從前不明白,現在卻知道體罰雖然不是教仔的好方法,但父母要我們看到,錯是要付上代價的, 所以我對這父子的關係很有共鳴。反觀這物質豐裕﹑受父母溺愛環境下成長的兒童,對自己犯錯後卻缺乏一種承擔意識。

如果你知我苦衷

阿文媽媽的角色是不討好的,一開埸就罵媳婦。我第一日演這角色就覺得這個媽媽很慘,你以為她真的想罵人嗎?其實她的壓力也很大,因為她很愛兒子,對他有期望,但兒子讀書時已作弊、食煙、逃學,之後還吸毒,作為父母見到兒子走這條路,那種痛心一定很難受。到最後兒子還殘廢了,心理更無法平衡,唯有去罵去洩憤,其實她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,值得我們體諒接納。

望.新家產品選購

望.新家產品選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