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到自己阿爸

阿文爸爸是傳統的父親,任勞任怨,雖然阿文坐監時他只探了一次,還激動得用

帆布牀棍打,從前不明白,現在卻知道體罰雖然不是教仔的好方法,但父母要我們看到,錯是要付上代價的, 所以我對這父子的關係很有共鳴。反觀這物質豐裕﹑受父母溺愛環境下成長的兒童,對自己犯錯後卻缺乏一種承擔意識。

在戲中有一句是我睡在病牀臨終前講「無仇不成父子」。現實生活中我也曾患重病要在醫院吊鹽水,以為自己不行了,但神給我安穩,可以靜靜回想從前的事,看看自己有什麼需要改變,因你的生活態度可能會影響到身邊的人。

躺在病牀時,什麼事都做不到,深深體會到什麼是自尊呢?能夠體面的站出去,你會覺得很有自尊。從飾演阿文爸爸,以父母的心態去看,阿文身體雖然是殘缺,心卻是美的,他就做生命裡可以做的事,這就是自尊— 對以前自己錯過的一種承擔。

望.新家產品選購

望.新家產品選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