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蛋與阿文除了要面對家人的關係外,新的生活對阿文說,簡單的也變得不再簡單。

「我試過等巴士,等了七、八班也沒有傷殘人土適用的,生活中遇到很多困難。然而在這段日子裡,卻有很多人幫助自己,他們好心的程度,當時我會用『傻佬』來形容。在一次聚會中,我很記得有位弟兄問我﹕ 『有什麼可以幫你呀?』我說,我想去洗手間,他就拿著尿壺幫我……其實這不是什麼大事,但我真切的感受到被尊重和接納。」

「癮君子的圈子常說吸毒這麼多年,戒不掉,死梗!根本沒有動力去戒毒,戒了又如何呢?之後可能又打回原形,因為他們很多的家庭都已經破碎,戒不戒也沒有分別。」阿文會以「過來人」的身分去鼓勵他們: 「你們是有出路,有盼望,有明天的,重點是願不願意踏出這一步,知道自己是可以有選擇權的;『盼望』,就是重拾這個選擇權,我們以前選擇了錯的路,難道要等到像我這樣變了傷殘人士才懂得後悔嗎?」

「盼望是什麼呢? 是生命可以再take two,是出死入生,而不是出生入死,在絕路裡可以找到出路。縱使我們的家庭仍然有很多新的問題要面對……」 例如阿蛋在要照顧丈夫和女兒的情況下,他們需要申請綜援。她真切體會到領取綜援其實好像將整個家庭展露在人前,所有事情都要給人查察了解。「當你去申請時,從踏進升降機按那一層樓開始,別人就知道你要去那處,會投以『你一定有問題』的目光,由頭至腳打量你,這些都是很難受的。但要重新去生活,首先就是要知道怎樣面對自己,若自己也過不了,那怎去面對別人呢?所以要接受自己的處境。」

望.新家產品選購

望.新家產品選購